av种子吧_av天堂影音先锋撸_av亚洲_亚洲人妻av伦理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kdgqb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青春嘉园

时间:2018-05-18 「谢园!」当我正在校园里行色匆匆地去托运包裹的时候,有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我。一转身,看到那个婷婷玉立的身影在阳光下,白色的长裙掩不住修长完美的小腿,一条黑色的皮带束出纤细的腰身,骄傲并随呼吸起伏的胸脯让人怦然心动,长髮盘在脑后却还有几束垂在耳边。也许是午后的阳光太强,但我更相信是因为她的美丽,我甚至瞇了瞇眼睛。没错,是章颜。我曾经是她的男朋友。
章颜是我四年的同班同学,也是我们班乃至我们系最夺目的花朵。人们都说上帝造人的时候都保持着某种平衡,通常聪明的女人不美丽,而美丽的女人不聪明。而章颜美丽并且聪慧,成绩门门拿优,每年都拿最高的奖学金。「你是上帝的疏漏。」一年前我对依偎在我怀里的她说。
然而,美丽聪慧的女人通常都不甘平凡,章颜也是如此。她早就立志出国,考托考G,写personal statement,找教授写推荐信,一步一步艰苦的申请。而我一直希望平平淡淡的做个老师,在她为出国拚搏的时候,我在家乡,一个南方的中等城市的重点高中找了一份物理教师的工作。
道不同,难为谋。我们争论、争吵了很多很多次,我劝她留下来,她劝我出去,怎么都谈不拢,最后在四月份她拿到了美国中部一所不错的大学offer的时候,我们说好分手。毕业前都是各忙各的事情,算来已经一个月没有见过面了。
「哦,是你。怎么样?签证过了吗?」我抑制着自己难过的情绪,强笑着问道。
「昨天拿到的,机票都买好了,这个月十二号的飞机。你会去送我吗?」
她的目光盈盈闪烁,令我几乎难以拒绝,但一句「当然会」出口就变成了:「光想自己,都不知道问问我什么时候回去?」
「那sorry啊,你什么时候走?」她有点紧张的问道。
「也是十二号,上午九点半的火车。」我不敢说是十一号,因为她肯定会说要来送我。不管谁送谁,都是一样凄惨的告别,还不如在校园里轻轻鬆鬆的说再见好了。
「也就是说,谁也没法送谁了。」她的目光黯淡了,用脚轻轻蹭着地上的草坪。很快,她咬了咬嘴唇,扬起头说:「Anyway,我祝你一起顺利,成为人民的好教师,少教几个像你一样的书獃子!」说罢伸出手来。
我也伸出手握住她白皙的小手。那柔软细腻的感觉让我的拇指禁不住有一丝颤动,不觉竟在她手背滑蹭了一下。她双肩一抖,似乎是再也抑制不住,但看我没有抱她的意图,一跺脚,甩开我的手转身跑开了,只留下我一个人呆呆地看着她白色姣好的身影跳动着渐行渐远。过了好久,只好歎口气,继续拎起行李向行李托运站走去。
***  ***  ***  ***
转眼已经是九月份,我已经到学校报道。学校分给我的单身宿舍是两室一厅中的一间,我的室友叫赵锋,教数学,比我早来一年。第一天往里搬的时候他非常热情的给我介绍情况。
「冰箱里的东西你可以随便吃随便喝,将来我也不跟你分,谁看着缺点什么就买了放进去。」
「电话是学校的,打校内拨后三位就行,打市话先拨0,不能打长途,要打长途就用电话卡。上网还挺方便,学校给装了ADSL,下载速度还不错,上行慢点。」
「卫生间每週会有阿姨来打扫,所以一直都挺乾净。我一般两天洗一次澡,什么时候都行,咱们商量好错开了就成。」
「我平时不怎么做饭,厨房就是你的了。每星期林林会来看我两三次,明天下午就会过来。她每次来都会做顿晚饭,你也跟我们一起吃吧,她手艺还不错。哦,我女朋友叫许林林,我们认识有一阵子了,钱攒够了就结婚。对了,你有女朋友吗?」
他说了半天,终于问了我一句话,却不是我很想回答的问题。
「在大学有一个,毕业分配去向不同,就散了。」我一句带过。
「嗨,照你这条件,再找一个如花似玉的也很容易!赶明儿我可以让林林帮你物色物色,她在外企上班,里面女孩不少,林林在里面也就是中等偏上吧,当然这些话不能跟林林说。」
「赵锋--」
「别叫名字了,我上学晚,在大学宿舍里一直是老大,大家都管我叫赵哥。我应该管你叫什么?」
「叫我园子就行。那赵哥,你有你女朋友的照片吗?让我看看你说的中上等是个什么概念。」赵锋也是好意,我也顺便转移一下话题。
「喏,在这儿。」他掏出钱包,翻开左边就是一张照片。照片里是个短髮女孩,眉毛细长,眼睛很大而弯,颇有几分媚气,笑得也很灿烂。
「赵哥,这是美女啊。照这样,给我找个中等就行了。」我把钱包还给他说道。
「她脸还不错,就是个子稍矮了点,也就到我脖子吧。」
「身材只要匀称就行,高矮其实无所谓。」看许林林的脸和肩估计就挺匀称的,我就顺着说道。
「匀称还是满匀称的,该凸的凸该凹的凹。嗨,瞧我说哪儿去了,不早了,园子你早点休息吧!」
「好的赵哥,明天见。」
「呵呵,不用明天,说不定半夜上厕所就见着了。」他边说边回房了。
我也回到自己房间,掏出自己的钱包,里面也有一个女孩子的照片。我仔细端详着章颜的倩影,往事历历在目,想得头疼,一翻身慢慢的睡着了。
***  ***  ***  ***
第二天是我的第一节课。虽说原来也上过三个月的实习课,但这毕竟是我正式教师生涯的第一课,所以我还是十分激动的,很早就起床梳洗,来到办公室再看一遍教案。
正当我低头看了没一会,耳边响起嗒嗒的皮鞋走路的声音,抬头一看,是一个年轻女教师,二十三、四岁的样子,面带微笑,明眸皓齿,齐肩的头髮烫得微微反翘,剪裁合身的棕色西服穿在她身上既庄重又不失女性线条,黑色中跟皮凉鞋,肉色薄丝袜包裹着一双小脚,让我眼前一亮。
我忙起身自我介绍:「您好!我叫谢原,是新来的物理老师。」
她点点头,很友好的握住我伸过来的手,「我叫粱嘉,也是物理教研组的。早就听说分来了一个重点大学生,原来就是你。」
良家?这名字有意思。正当我胡思乱想时她说:「我早上没课,你介不介意我去听你讲课?」
「当然不介意!这是我第一堂课,还希望你听完多提宝贵意见呢!」
「不客气,你没问题的,我是想向你学习的。」粱嘉忙说。
有些人就算常见面也难以成为朋友,而有些人见第一面你就会觉得很亲切,彷彿认识了很久,粱嘉给我就是这种感觉。跟这样的良家妇女工作会很愉快的,我暗想。
上课铃响了,我走进教室,看见粱嘉已经坐在最后,远远的向我微笑,还伸手做了个V字。
这也是他们第一节高中物理课。我并没有按教参建议的讲,而是在黑板上勾勒了整个高中物理的轮廓。我告诉他们,物理大概分力、热、声、光、电。声学我们不大涉及,其他都要系统讲到。第一学期完全是力学,对于一个複杂的力学问题有牛顿三定律、动量定律、能量定理等三种方法可以解决,我们要逐一学习这些方法,并且会明白这些方法的联繫、用途、条件和局限性。
我边讲边在黑板上画,最后成为了一棵蔚为壮观的物理树。最后,我告诉他们,物理是门美丽的科学,也是系统的科学,我们要系统的学习它,并且会经常回顾这棵树,知道我们从哪里来,现在在哪里,将要到哪里,也就是来龙去脉。
同时要注意到,这棵物理树的土壤是数学,同学们一定要学好数学,才能把物理学好。
我讲课的时候看到粱嘉不停的记笔记,比那些学生们都认真,时不时的重重点头。下课铃打响时我正好潇洒的把最后一段粉笔头扔回粉笔盒,拍拍手上的白灰说道:「下课!」粱嘉竟带头鼓起掌来。显然,我第一节课很成功。
下课后,粱嘉跑过来跟我握手,「祝贺你,谢老师!你讲得真好,我觉得你看问题要比我高一个层次。我只会按教材一节一节的讲,而你这么一勾勒,整个系统都清楚极了!真的,谢老师,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!」她稍微有点激动,使我的目光不由得向她起伏的胸部瞟去。
看到美女对自己推崇有加,心情当然非常愉快,不过嘴上还是要谦虚:「哪里哪里,粱老师。我在读大学的时候一直在想,其实学生的第一节课是非常重要的,万事开头难嘛!还有,你别叫我谢老师,叫我园子就行。」
「园子?巧了,我们家里人都管我叫嘉子!虽然我一直都很反对。」
「粱嘉子弟嘛,也是好意。」我笑道。
「对了,你跟谁一起住?」粱嘉偏过头问道,头髮传来阵阵清香,很是令人精神一爽。
「跟赵哥。」
「啊,他是个好人,也有大哥的样子,平时有事他都挺帮忙的。」
「对,我也觉得他不错。你也住学校宿舍吗?」我边走边问道。
「我的宿舍楼就是你对面那座,我的室友名字叫锺云,教毕业班的英语。」
不知道为什么,说到锺云时她脸微微一红。
我们就这么聊着回到办公室,她问我:「你饿吗?要不到我那儿去吃饭,我下厨?」
「中午就这点时间,忙活两个人的饭太麻烦了,下午怕赶不及回来上班。」我说的也是实话。
「那就到外面小饭店随便吃吧,我请客,算是给你接风。」看来粱嘉对我印象非常好,是一定要跟我吃中午饭了。
「那太破费了,我们经济刚刚独立,还是省点好。我有昨天从父母那儿带来的一些菜,如果你不嫌弃,我们可以热热一起吃。」我提议。
「没想到你还挺节俭的,尤其是在女士面前也不打肿脸充胖子,这种美德在现在的大男生中已经不多见了。我双手赞成,也顺便参观参观你们宿舍。」粱嘉边说边从门后取了她的小挎包,「带路吧!」
教师单身宿舍就在学校北面不远,我和赵锋住在一单元三楼。
来到楼上,我打开房门转身对粱嘉说:「请……」却看见粱嘉眼色不对,神情颇不自然,我扭头往屋里一看也傻了:客厅从沙发到通往赵锋房间途中丢满了凌乱的衣服,一个红色的胸罩和一个红色女士三角裤混在其中异常醒目。一时间我们都不说话了,顿时静了下来,却听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诱人的呻吟声从赵锋房间传来。
我正在愣神儿,梁嘉揪了揪我的衣服,小声说:「园子,我们走吧。」
我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轻轻带上门,和梁嘉一前一后逃也似的跑下楼,到了楼下两个人都有点喘。也不知道是因为累还是因为害羞,梁嘉脸色潮红,目光娇嗔,样子十分可爱。我清咳一声说:「咱们还是找个饭馆吃吧,你是地主,有什么推荐?」
「校门口有家广味居,环境还不错。」梁嘉答道。
一路上两人都比较尴尬,也没怎么说话。到了饭店,小姐把我们领到一个靠窗的位置。梁嘉可能是走路走得有些热,开始解西服上衣。在她脱外套时我帮她拉开椅子,她把西服上衣脱下来时我顺手接住搭在了她椅子背后,然后到她对面坐下。
梁嘉里面是件白衬衫,大大的领子,显得她格外优雅大方。她坐下时用有点意外的眼神看着我说:「蛮绅士的嘛,谢谢。」
「My pleasure。」我习惯性地冒出句英文,因为从前和章颜吃饭前她总会说「Thank you」。
「想吃点什么?」我问。
「点菜来不及了,我们一人要一碗麵吧。」
「也好,只是我饭量比较大,得要一大碗。」
于是我们要了一大一小两碗三鲜面。
等面上来的时候梁嘉好像还是不大自然,我只好挑起话头:「其实中午这事儿也没什么了不起,你小时候听过房吗?」
「听房?」
「就是谁家结婚,一群小孩子就在人家新婚之夜到洞房外面偷听,谁都不能赶的。我小时候就听过几次,不过印象已经不深了。」我吐了吐舌头,拿起茶杯喝水。
「唉,我小时候没有,但是现在经常听。」
我一口茶水差点没喷出来,「什、什、什么?」
「锺云经常把男朋友带回来过夜,让我觉得很不方便。」梁嘉显然不是那种喜欢在人背后搬弄是非的人,她这么说肯定是心中很不满了。
「你没跟锺云抗议过?」
「我有一次鼓足勇气跟她提起来,她却建议我赶紧找个男朋友,也可以往宿舍带,我以后就再也不敢提了。」梁嘉低头转着手中的杯子说。
我不大想讨论男女朋友这个话题,便没有接茬。沉默了一会,面上来了。她说:「咱们吃饭吧。锺云可能是因为是教英语,生活作派比较欧美化,但是总的来说人还是挺好的。我们不说她了,说说你吧。你业余时间喜欢做些什么?」
「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打网球,游泳,天气不好就在家看书听音乐了。」面味道不错,我也有点饿了。
「你都看什么书?」梁嘉好奇的问。
「小说啊,最喜欢的作家是路遥和张爱玲。」
「我也很喜欢张爱玲!张爱玲的那种细腻的感觉,那种平静的风範,那种深厚的修养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反正我很喜欢。你最喜欢她哪部小说?」她终于有点兴奋了,盯着我问。
「你形容得很好呀。短篇我最喜欢《色。戒》,长篇当然是《十八春》。尤其是《十八春》,我是一夜读完的,真是凄婉又唯美的享受啊。」
「嗯,我也深有同感!」她点点头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「那你平时都做什么?」我问。
「除了看书我会练芭蕾。」
「芭蕾?很高雅啊,你什么时候再练,我可以去欣赏吗?」我对梁嘉的爱好产生了兴趣。
「也没什么特别,就是借一些芭蕾的基本动作活动活动筋骨,拉拉韧带,保持体形,你要不怕视觉污染也可以来看。我明天晚上会练,在学校的练功房,到时候给你打电话,我有你和赵锋的号码。」稍顿了一下,她又问:「你也喜欢舞蹈?」
「我喜欢看,但是跳不来。大学时同学们一起去蹦迪,我就喜欢坐在角落里看,尤其喜欢看身材好的女孩子随着灯光和音乐扭动,那种感觉怪怪的。」
「哦,是这样子,我记住了。」
这时我们已经吃完,我坚持付了帐,然后和梁嘉匆匆赶回学校。
***  ***  ***  ***
下午三、四点钟的时候赵锋溜了过来。「你和梁嘉都在啊,」他说,「林林今天过来,咱们到我那儿聚聚吧。梁嘉你也过来吗?」
我和梁嘉相视而笑,梁嘉说:「好啊,早就听说嫂子手艺好。我还可以给嫂子打下手。」
「你们什么都不用干,到时候夸好吃就行。六点钟,别晚了啊。」赵锋说罢走了。
我和梁嘉五点半下班,商量着去买了瓶红酒,然后在大约六点钟的时候来到我的宿舍。吸取了中午的教训,我把掏出的钥匙又放了回去,改成用手敲门。
「赵锋!去开门!」隔着门都能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。
片刻门就开了,赵锋说:「进来进来,欢迎梁嘉造访寒舍。园子,你没带钥匙吗?」
「忘了。」我扯谎后马上说:「好香啊!」这倒是真的,客厅的大圆桌上已经摆好了三凉三热六个菜,都很专业的样子。
这时许林林端着一个大汤盆从厨房出来,放到桌上走向我,「你就是园子?我是许林林。」
我边和许林林握手边打量她。她的短髮梳理得很精神,目光大胆而明亮,脸上皮肤光滑洁白,耳朵上缀着两个闪亮的钻石耳钉,比赵锋钱包里的照片显得更为干练。个头不到一米六,穿的显然是赵锋的大T恤,扎着小巧的围裙,仍然能看出身材凸凹有致。
「赵哥好福气啊!看咱嫂子,真是出得厅堂,下得厨房啊。」我转脸对赵锋说。
「那是,我都修了好几百年了,终于修到同船渡和共枕眠了。」赵锋倒是顺桿就爬。
梁嘉听了抿嘴直笑,许林林过去挽了她的胳膊,说:「赵锋,你怎么就没正型呢,不理他们了,咱们到厨房盛饭去。赵锋,罚你倒垃圾。园子,你把你带的酒开了吧。」
看来许林林当领导是把好手,一声令下几个人都各自忙活去了。
开始吃饭的时候我和梁嘉还有一点拘束,但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,又气味相投,很快就天南海北乱侃一通,气氛非常热烈,整个晚饭竟然吃了两个多小时,我们四个好像已经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
梁嘉看了看表,悄悄在我耳边说:「我得回去了,再晚怕碰上锺云和她男朋友。」
我便站起来说:「好像挺晚的了,要不我们就到这儿?」
梁嘉也说:「多谢赵哥和嫂子款待,嫂子做的菜太好吃了。」
许林林说道:「也好,大家挺给面子,菜都吃光了。话是说不完的,改天再说。园子,天黑了,你送送她。」
赵锋和许林林把我们送出门,我和梁嘉下楼后果然已经繁星满天,夜里的空气非常凉爽宜人。
「冷不冷?」我问她。
「还好。也没几步路。」她抱着肩膀,转头对我说:「我和锺云也住三楼,我们的客厅可以看到你们客厅。」
「哦?那你们卧室?……」
「我房间的窗户在另外一边,不过你们可以看到锺云房间的窗户。问这个干什么?有什么企图吗?」她笑着问我。
「没有没有。我是想如果能看到你的窗户,你要是在屋里练芭蕾的话,我就可以看得到。」我的确是这么想的,因为我突然想起了希区柯克的经典悬念电影《后窗》。
「傻瓜,哪岂不是你们整个楼都能看见?我到了,谢谢你送我。晚安。」
「晚安。估计今天晚上我们都得听房了。」我说。
「讨厌!」看到梁嘉握拳做势要打人,我赶紧跑开。
回到宿舍发现赵锋和许林林还在收拾碗筷打扫卫生,我赶紧帮忙擦桌子。想起梁嘉说的话,抬头朝对面楼看去,果然发现对面客厅的窗户亮着灯,梁嘉正站在窗前。
我冲她挥了挥手,她则很标準的做了一个单腿旋转两周并谢幕的动作,随后那扇窗户变得一片黑暗,像大幕被拉上了一样。
***  ***  ***  ***
收拾完之后想起好几天没查email了,就借赵锋的电脑上网check了一下自己的信箱。里面有一封信非常醒目,是章颜写来的:
「园子:
我还可以这么称呼你吧?想了很久,还是决定给你写信,毕竟虽然做不成爱人还可以做朋友。
我在的这座小城跟北京截然不同,她非常宁静安详。我经常可以看到院子里有鹿出没,还有数不清的松鼠。那天居然还有一只松鼠在很惊险地爬电线,我都为它捏一把汗。人们都很nice,脸上始终挂着微笑。
在这里,我的心境宁静了许多,也想了许多。你真应该也来看一看,哪怕是看看风景,看看我--也许,我已经不能这么要求。
你还好吗?学生们听话吗?你的理念是否得到了贯彻?我很希望听到你的一些消息。倒不是完全因为我在异国的寂寞,还因为我真的不相信我们的过去就真的可以像蒲公英一样一吹就散,不留痕迹。Write something,anything,please。I miss you。Best,颜」
我发了会呆,想写些什么,但看表已经很晚了,就赶快退出回到自己房间。
出乎我的意料,当晚隔壁倒没发出什么异常的响动,于是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半夜梦见自己到处找厕所,然后就醒了,起床去解手。打开门时闻到一股烟味,还看见黑暗的客厅中有个红点,想必是赵锋在抽烟,怕熏到许林林,自己跑到客厅来了吧。
我迷迷糊糊摸索着推开卫生间的门,也懒得再关上,拉开灯,一边对着马桶痛痛快快的小解一边说:「赵哥,抽烟有害健康,要是想生baby的话危害更大,少抽点对你和嫂子还有我未来的侄子都有好处。」
「是我。」竟然是女人的声音!
我这下完全清醒了,抬头看了一眼卫生间墙上的镜子,只见许林林披着毛巾被,一只手优雅地夹着一只烟,一只手斜撑着头,正笑吟吟地看着镜子里的我。
我镇定片刻,决定还是装糊涂。于是赶紧挤完最后几滴,沖了水,关了灯,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逕直朝自己房间走去。
「站住。」许林林的语调是温和的,但是却有种不可抗拒的味道。我只好停下。
「坐过来,再劝劝我戒烟。」许林林拍拍沙发说。
我看看自己,虽然只穿了内裤和汗衫,但内裤是四方的,还不算暴露,许林林也分明被毛巾被包得严严实实,好像没什么可怕的,于是就朝那红点走过去,一屁股坐下,酷酷的说:「长夜漫漫,原来你也无心睡眠。也给我一支。」
许林林颇感意外,迟疑了一下才递给我一支烟。嚓,她点了打火机送到我面前。
「不用。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手里有个棍状的物体拿着转,看书转铅笔,讲课转粉笔,现在只能转烟了。」我说罢许林林格格娇笑起来。
「我说呢。」顿了片刻她又说:「按说我是护士出身,应该比你更清楚抽烟对身体不好,但是有瘾了,没有办法。人生就这么点乐子,到处都限制自己还不如赶紧死了呢。」
「哦?你当过护士?」我边问边想像许林林穿着护士制服的模样,应该很俏的。
「是啊,我卫校毕业后做了两年护士。我很不喜欢。护士是地位很低下的职业,病人和大夫之间两头受欺负。」
「不是吧,我很尊敬护士的,有些人还把护士做为fantasy……」突然意识到扯得比较远,赶紧补充道:「反正我是从来不敢欺负护士,每回都陪笑脸,生怕护士狠狠给我打针。」
「都跟你一样就好了,可是总有一些病人和家属不讲理。而且,大夫和护士的关係也太混乱了。我在外科,外科男大夫在女人堆里本来就抢手,而且护士也不想得罪大夫,否则大夫会让你做很多髒活累活。所以大夫和护士乱搞一点不稀奇。」她说完重重的吸了口烟。
这倒是我头次听说,心想不知道许林林是不是……
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在想我可能也跟大夫乱来吧。事实是我没有。有个姓乔的大夫总想打我主意,都被我拒绝了,他就变着法儿的整我。最后我实在受不了,就辞职了。」
「然后呢?」
「然后我用三个月去上了电脑班、外语班和文秘班,然后就去找工作。到我现在这个公司应聘的时候人家一看简历就说:你是护士啊,我们不需要。我说,你给我一分钟讲话的时间,然后你再做决定。」
「你讲的是什么?」
「我说,我应聘的部门是Customer Service,也就是客户服务部。什么是客户服务?在我看来就是理解客户的问题和需求,提供相应的服务来解决这些问题和满足这些需求。
没错,我当过护士,但是 我把这当成是一种要求极高的CustomerService。我接触过垂死的病人,我能通过他们的眼神和手势判断出他们的需求。
还有些病人,不仅需要技术方面的治理而且更需要心理治理和暗示。客户服务是要用心的,而心是相通的,不管什么行业。我能在医院这种複杂的情况下应付自如,我相信我也照样能在贵公司做好Customer Service。
还有,你可知道吴士宏也曾经是护士,她应聘IBM的时候连打字都不会,而我现在一分钟可以打两百个!」
「精彩!然后你就被录用了?」我对眼前这个抽烟的娇小女子产生了一丝敬佩。
「嗯。」她把烟在烟灰缸里掐灭,然后把身体舒服地靠在沙发背上。月光照进来,映着她光洁的脸庞,美丽而神秘,「说说你吧。晚饭聊天的时候我觉得你看问题既严密又不死板,将来应该有更好的发展。你有什么打算?」
「当校长。」我想都没想。
「真俗。说真的,你将来最想做什么?」
「就是当校长。我希望到一个贫困县里的中学当一年校长。」
「哦?」许林林似乎不信我的话,连身体都转过来认真地看着我。
「我当校长期间,要做两件事:一是振奋精神,二是改善物质。」
「本来,城里人来支教对他们就是一种鼓舞,我要借助这种鼓舞,甚至他们的迷信来塑造一种积极向上、坚忍不拔的精神。我自信我在教书育人方面有独到的见解。我到了那里,不光要给他们带来城里人的见识,还要带给他们科学的教学和学习理念。既教学生,更要培训老师。」
「物质上,我还要动用自己能动用的各种资源,为这所学校争取资金、改善硬件。我会把经营学校当作运作一个产品营销来做。比如先找媒体报道,宣传我校某人的先进事迹,同时也提高了学校的知名度。然后再去拉公益赞助,比如去找您许老闆,你们赞助学校对提高你们的企业形象非常有帮助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