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v种子吧_av天堂影音先锋撸_av亚洲_亚洲人妻av伦理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kdgqb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叫醒学姊的方法

时间:2018-07-13 我开始想要戏弄学姊,在她身体上下乱摸,最后在她大腿上游移着,起初轻碰一下,发觉学姊并未醒觉,便开始大胆搜掠,并侵探学姊裙内最深处,直触学姊的私密处,我的食指轻碰学姊柔嫩地阴部,开始往下探往细缝,大概是碰触到学姊的敏感地带,学姊的腿部有了反应,身体也开有大动作,于是我惊吓地收回我对学姊的无礼。
我看见学姊的头侧向我,看了我一眼,之后又不醒人事地睡去,我上前呼喊道:「喂!学姊!学姊!」
看来她实在是太累了,于是想说让她安静地睡,可是又想到学姊耳提面命要我见到她睡着要叫醒她,可是怎么办呢!?她睡意太浓,如何叫醒?!我又望向学姊纯白无瑕近乎完美比例的美腿,色心慾望又起,心想:竟然学姊要我叫醒她,我看我还是尽力好了。
于是我闪到学姊的背后,半蹲在学姊的椅背后,双手大刺刺地在学姊的大腿上乱摸一通,由于学姊双脚近乎併拢,于是我右手冷不防便直塞学姊的私密处,很自然地分开她两腿之间,并用中指隔着她的内裤开始在她的细缝上慢慢地搓揉。
我慢条斯理地搓揉学姊的私密处几分钟后,我开始越来越大胆,双手都探进学姊的裙下,将学姊的内裤向一侧掰开,右手的中指第一次亲密地与学姊的私密处接触,感觉无比地奇妙,也感受到学姊温热的体温。
我摸到一块突起物,轻轻地在学姊的私密高地划圆圈,左手则在学姊的细缝上轻按着。越发觉得潮湿,温度也不断升高。引起我的好奇,想要一探究竟,却发觉学姊的椅子贴近桌子底下,空间狭小的没有我容身处。
除非将学姊的椅子搬移,才有办法,直觉椅子是我与学姊之间的障碍,便想用我的身体替代学姊的椅子。
于是我将学姊的椅子轻轻向前倾,先让学姊的重心全压在书桌上,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椅子挪开后,我双手扶住学姊的小蛮腰,我的胸膛贴住学姊的后背,并让学姊的后臀坐在我曲脚后的下盘,我的膝盖微弯,学姊温热的体温,让我高涨的下体更加不能自己,拉下拉链,内裤下摆,总算让我压缩已久的小肉棒出来透透气。
我看着熟睡学姊的脸庞,正平缓地呼吸着,更加放心想要对学姊侵犯,将学姊的短裙的裙襬向上掀起,并用我的身体将裙襬固定住,将学姊的内裤翻开,我的肉棒早已顶得老高全垂直九十度,肉棒正在学姊的私密处外屹立着,我不断地在外头不断磨蹭,更加硬挺,见时机纯熟,便抱着学姊的腰,右手扶握着肉棒,龟头顶着学姊的阴道口,轻轻地往里头送,感觉不是那么容易进入,便倒吸一口气,又向上一顶,此时龟头是更进去些,但仍然无法全数进入,我这才发现学姊的双腿间几乎併拢,于是我变换策略,将学姊的身体微微地向前倾进整个书桌上,双手轻轻地分开学姊的双腿,并且托住她的腰,让她的双腿直立,此时我膝盖几乎不用弯,我很清楚地看见学姊的阴道处,便扶住肉棒,龟头对準学姊的阴道口,慢慢地向前挺进,却又无法顺利进入,我发现学姊可能还是处女之身,到了大四还保有完壁之身,未被破处,我开始有点犹豫。
我的身体趴在学姊的后背,双手环抱着学姊的腰,下体正在破学姊处女膜的当口,我虽然有了良知,却又捨不得学姊温热的体温,我的下体正持续高涨而无处渲洩,顶在学姊的阴道口内要插不插,十分痛苦。
看着学姊正平缓规律地呼吸,知道她睡得不醒人事,我心想如果破完处之后好好处理,应该不会让学姊发觉,于是说服了自己,破处优先,其他的摆一边。
于是我开始振奋精神,下体开始用力向前顶,直至阴茎全数没入学姊的阴道,此时,学姊突然睁开眼睛,我连忙停止所有动作,膝盖向下弯直到椅子的高度,原本上襬的裙子也帮学姊下襬,让学姊坐在我的下盘上,此时我的阴茎固定在学姊的阴道内,一动也不敢动,深怕学姊惊觉有异。
学姊此时身体慢慢坐立,我惊觉大事不妙,看来学姊是真的醒了,学姊用手翻了翻几页,又开始摇头晃脑,进入梦乡。
我轻轻托着学姊的头至书桌上,让她趴着睡,扶着她的腰间,赶紧向后拔出肉棒,这才发觉并不容易,学姊窄小的阴道正已绝大的力量向内收缩,阴道壁紧实地压住我阴茎的退路,此刻的我已和学姊的身体融为一体。
我知大事不妙,得想办法拔出才行,我倒吸两口气,扶住学姊的腰,一试再试向后拔出,这会儿我开始喊痛,我的老天啊!太紧了,紧到让我无法自拔。唯一的可能就是阴道的湿润度不够。
此时我已经不管学姊会不会被我搞醒,我开始让我的心情放轻鬆,开始调戏学姊的身体。我轻抱学姊的身体,我慢慢走到椅子上坐上,双手掌抚摸着学姊柔软的胸脯。
学姊仍是没有反应,继续睡她的大头觉,我右手又伸进她的裙襬间,中指在她的阴蒂按抚着,果然阴茎开始慢慢感觉到有一股暖流从她的阴道内不断地涌出,我慢慢扶着学姊的身体引领向上,果然我的肉棒总算是探出头了。
我扶着学姊的身体回到书桌旁,让她维持原来的动作,一切就绪后,我用手扶着肉棒,龟头对準阴阜,便直入学姊的阴道口,开始慢慢加速的抽插,享受学姊的身体。
此时学姊又睁开了双眼,
「啊…好痛…」
我盯着我的下体,这才发现我抽插她的肉棒已经沾染了学姊的处女血块,学姊的阴道孔外染满一整个血红。
「学弟?!你在干嘛?!」
「我在叫醒妳啊!学姊!」
「你怎么可以?!…」
「学姊!我也是逼不得已的,因为我一直叫不醒妳。」
「我醒了,你快点拔出来,我很痛。」
我老大不情愿地道:
「喔!」
我哪肯就罢,好不容易才插进去,怎么可以说拔就拔,我下面的火正旺着,难道要我打手抢解决吗?!于是说迟时那时快我原本向外抽出的肉棒又在一瞬间往反方向驶去。
学姊感受到我肉棒撞进她阴道内的力量,抗议道:
「啊…你怎么又进去了?!」
「学姊,我是不小心的,妳的阴道太紧了,我拔不出来。」我说的是前几分钟的情景,说得理直气足。
「怎么会这样?!」她的身子一直往前倾试试看能否离开,我知道她急于离开我,于是死抱着她不放,下体用力跟着向前一直顶,不断向前冲刺狂送。
「喔喔喔…学弟…你在干嘛…快点离开…很痛欸!…啊啊啊…」学姊也快承受不住,她一直感受到下体部位不断燃烧灼热,隐隐地传然撕裂地痛楚。
「学姊!妳一直向前我的肉棒会痛,妳再忍耐一下,我快拔出来了。」我敷衍地道。
学姊一听,只好任我摆布。我大力向前刺进拔出,又再刺进去,学姊的阴道薄壁不停被我翻捲出入,双腿微颤发抖,似乎就快承受不住。我感受到她身体的紧张,也感受到我的肉棒有着前所未有的浪潮,快感即将到来,终于一发不可收拾,直接狂洩在学姊的阴道内,我紧紧贴在学姊的臀部用力狂射,下体传来阵阵抽筋抽搐地莫明快感,暴发出滚烫的精液全射入学姊的子宫最深处。
我满意后,扶着学姊的身体坐了下来,学姊似乎对于事情的演变出乎意料有点不知所措,我轻抚着学姊的秀髮,对她的身子爱不释手,我的肉棒此刻仍塞在学姊阴道中,不肯出来。
「学弟,出来了没?!」她话一说完,手下摆她的裙襬,似乎不想我看光她的下体。
我起初一听还没意会她的意思,以为她问我射了没,后来才知道她问我能不能离开她的身体了,我当然捨不得她的处女阴道,那是多么吸引人啊!
「还没,学姊,就快要了,妳忍着点别动,我会引导妳的。」首先,我要学姊慢慢地将身子转向我,学姊依言照着做。
「学姊,要慢慢的,不然我的肉棒会痛。」
等到学姊正对着我后,我便让她平躺在地闆上,双手握着她完美的双腿分开至两旁,身子向前倾,肉棒又顶进学姊的阴道内深几许,学姊吃痛地嚷道:
「啊…学弟…你快点拔出来啊!」
「喔!学姊,我们再努力一下。」
我掌握着学姊的美腿,用力顶着她的阴道,开始快速地抽插,学姊起初还看着我,到最后无法抵挡这狂烈地冲击,眼神几乎紧闭,我感受到学姊的痛楚,对于她的身子,我真的是好爱好爱,决定要干到爽才离开。
「学弟!快点离开我的身体,我还要唸书啊!!!!」
「喔!学姊,妳再忍耐一下,我在努力拔出来。」话一说完,我又滑了进去,她柔嫩的阴部要拔出来已不是难事,只是我还佯装睏难,目的就是要干学姊干到爽歪歪。我看着学姊那对奶子在我眼前晃动,直接摸着她的乳房,学姊道:
「学弟!?你干嘛?!」
「学姊!?妳那太乾了,我出不来,需要一些润滑。」
学姊一听,只好放任我摸她的一对大奶,无力地道:
「喔!拜託快一点。」
「嗯!我知道!妳放轻鬆点,越放鬆我才能越快出来。」
「喔!」
我看着她妥协了,她的身体已经全部属于我,我开始肆无忌惮地狂抽猛干,一干再干,干到天荒地老都不爽快,最好干到学姊的肉穴歪掉才罢休。此时学姊因为承受不住处女阴道如此狂裂的撞击,双腿又不由得向内紧缩,我顺势环抱学姊的美腿,用力狂干五十几下,之后又向前倾,让全身力量压向学姊的阴道内,学姊此时哀嚎道:
「啊…学弟!不要…好痛…」
我哪甩她痛不痛,继续狂干,加速马达,只听学姊不断向我求饶嚷道: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…学弟…快住手…」
此刻我忽然感受到龟头前端又有狂裂的刺激感,我知道我又快要射出来了,我忽然放慢抽送的速度,因为我不想这么快离开学姊曼妙的身体,我放开学姊的双腿至两旁,身体向下压住学姊的身体,看着学姊眼角的泪液,我轻舔学姊美丽的容颜,到了学姊嘴边,我的唇已经黏在学姊的薄唇上。
此时学姊忽然给了我一巴掌,怒目地瞪着我道:
「学弟!你骗我!你根本是在干我,跟我做爱,快点离开我。」神情间透露出被悔辱的感受。
学姊终于明白了,我此刻也毫无保留了地道:
「学姊!我爱妳!我爱死妳的身体了。」我扯下学姊她沾满处女落红的内裤,将我全身的力量全部灌诸在学姊的阴道上,我要紧贴不放,哪怕是精尽人亡也再所不惜。
「啊啊啊啊啊啊…不要不要…放开我…」学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体被我完全遭踏,下体不断传来阵阵的剧痛。
我此刻恼海只有「干死学姊」四个字,心忖:「我要干死她!我要干死她!干死她!」
终于我抵挡不住学姊紧实阴道的压缩,我激烈地往她阴道内射入精液,肉棒不住狂射狂吐,喷满她的阴道内。我再度环抱学姊的双腿,紧紧扣住学姊的阴道,让我的狂射能射个乾净,一滴不剩。学姊此刻也感受到我射在她的子宫深处,开始痛哭失声。
当我拔出我的肉棒时,肉棒上沾满学姊血红色的爱液,我知道夹杂学姊的处女之血,我看着学姊的阴道内不断有红色液体向外流出,看来学姊的阴道确实被我完全攻陷,溃不成军。这场做爱,对我而言好像有一个世纪这么长,我爱学姊的身体也彷彿有了一个世纪之久。学姊知道一切痛楚终于结束,她将裙子拉回原位,对我另眼相待。
「学姊!妳醒了吧!我的责任已了,我该回去了。」看着衣衫凌乱的学姊,我有了满足感,亲吻她的美唇,宣告她是我的所有权。
「你这个混蛋!」
这会儿她给了我一拳,力道之强,连我的牙都不知飞哪去了。